当前位置:

瞭望:更大规模减税降费减多少降什么

来源:瞭望 作者: 编辑:宋芳 2019-01-12 11:30:49
时刻新闻
—分享—

◇据测算,2019年减税降费规模可达1.5万亿~2万亿元,超过2018年

◇“此次减税具有综合性、普惠性的特征,能使制造业企业、小微企业、科技型创新企业等切实感受到‘有温度、可感知’的减税降费。”

吉利汽车宝鸡制造基地的车身总拼线摄影/本刊

1月9日,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,再推出一批针对小微企业的普惠性减税措施。三年暂定实施期限内,预计每年可再为小微企业减负约2000亿元。在此之前,新年第一天,个人所得税6项专项附加扣除的民生“礼包”正式落地。

所有这些为加快落实2018年底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的“实施更大规模的减税降费”拉开了帷幕。在2018年减税力度已不小情况下,多大的规模才称得上“更大”?中央提出“更大规模减税降费”深层用意何在?减税降费又将减什么、降什么?接受采访的多位专家为《瞭望》新闻周刊记者进行了深入解读。

更大规模有多大

据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课题组最新测算,2019年减税降费规模可达1.5万亿~2万亿元。而刚刚过去的2018年,全年减税降费规模超过1.3万亿元。

从结构性减税转向普惠性减税,是2019年体现更大规模减税降费的政策核心方向。

回望2018年,下调制造业、交通运输等行业增值税税率,下调日用消费品进口关税,退还部分企业期末留抵税额,推进个人所得税改革……减税降费力度不可谓不大。

减税效果体现在税收收入增速的变化上。2018年前10个月,税务部门组织税收收入增长10.7%,5月1日实施增值税降率等系列减税举措成为分水岭。前4个月税收收入增幅为16.8%,后6个月税收收入增幅则回落到6.4%。全年税务部门组织的税收收入增幅预计与现价GDP增幅大体相当。

业内专家进一步分析指出,2018年的减税降费,除营改增带有一定普惠性外,更多的措施是针对特定行业、领域出台的优惠政策,不具有普惠性。企业所得税的各种税前扣除、企业研发费用税前加计扣除、固定资产加速折旧等都是从税基上做文章,减税感受远不如降低名义税率强烈。

2019年减税路径上,普惠性减税与结构性减税将共同发力,制造业和小微企业减轻税负是重点,小微企业、科技初创企业将迎来普惠性税收减免。记者采访了解到,相关部门同时还将清理规范地方收费项目,加大对乱收费查处和整治力度。加强收费项目清单“一张网”建设,健全乱收费投诉举报查处机制。

受访专家对本刊记者指出,最终减税规模,既取决于根据经济运行情况采取的逆周期调节力度,也取决于财政的可持续性问题。

全国政协常委、中国税务学会副会长张连起认为,“此次减税具有综合性、普惠性的特征,能使制造业企业、小微企业、科技型创新企业等切实感受到‘有温度、可感知’的减税降费。”

减什么降什么

如期发放了2019年1月份工资的中国商飞集团下属上海飞机设计研究院,2000多名员工发现个人工资条上的个税扣税额发生了明显变化。该企业财务部负责人介绍,2568名员工中有2026人享受了专项附加扣除优惠政策,优惠最多的享受到5000元专项附加扣除额。

从全国来看,有研究机构测算,叠加个税起征点调整,本轮个税改革将为居民个人释放红利4000多亿元。

针对居民的个税减免外,2019年,预计企业的减税降费主要锁定在增值税、企业所得税两大主体税种,以及行政性收费和政府性基金上。

对企业来说,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总经济师徐洪才认为,更大规模减税降费框架下,增值税改革是2019年重头戏。自2017年7月份增值税并档及2018年5月1日下调部分增值税税率以来,进一步简并及下调税率已在路上。

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研究员杨志勇分析认为,对应制造业、交通运输业等实体经济的16%、10%两档税率下调可能性较大。下调税率的同时能否推进税率精简还需观察。

而企业所得税方面,徐洪才认为,目前25%的企业所得税税率存在下降空间。在全球降税浪潮中,进一步减税有助于企业“轻装上阵”,增强我国企业国际竞争力。

降费方面,一些行政性收费和政府性基金的进一步清理将成为重点。比如社保费率直接关系企业实际负担。除继续延续实施“对用人单位和职工失业保险缴费比例总和从3%阶段性降至1%”的政策,决策层已明确将研究继续降低社保费率的实施办法。

降成本方面,《瞭望》新闻周刊记者从全国发展和改革工作会议上获悉,2019年将实施更大力度降成本举措。包括加快清理规范涉企行政事业性收费;围绕输配电价改革、公用事业收费改革和货运车辆“三检合一”改革等,切实降低企业用能成本和物流成本。

重在“稳就业”

业界普遍认为,更大规模减税降费措施的推出,将有效刺激企业生产和投资的积极性。专家表示,这是应对经济“稳中有变”的重要举措,通过激发市场主体活力,能够实现稳投资、稳消费、稳增长,尤其能减轻小微企业压力,从而夯实稳就业的基础。

此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就2019年经济工作提出“实施就业优先政策”,近日多部门工作部署传递的权威信息也表明,2019年“稳就业”正在成为宏观调控的核心目标之一。

稳就业主要靠千千万万小微企业。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分析指出,当务之急是解决民营企业、中小企业发展中遇到的困难。

日前出台的针对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的扶持政策,充分体现了“稳就业”的目标导向。1月9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做出明确部署,决定大幅放宽可享受企业所得税优惠的小型微利企业标准、提高小微企业增值税起征点、允许地方政府对增值税小规模纳税人减税降费。

对于“大幅放宽”有多大,专家分析指出,从决定中“对其年应纳税所得额不超过100万元、100万元到300万元的部分分别减按25%、50%计入应纳税所得额,使税负降至5%和10%”的标准来看,这一优惠将覆盖95%以上的纳税企业,其中98%为民营企业。

杨志勇从消费的视角对《瞭望》新闻周刊记者分析指出,从刚刚公布的2018年12月消费者价格指数来看,1.9%的涨幅低于预期,创六个月低点。个税专项附加扣除落地,能有效减轻居民税负,起到对消费的提振作用。但促消费、稳就业等,关键在推动企业发展。企业不出现大规模经营困难,居民收入才能得到增长,才能有消费能力。

“如果把一个个企业比喻成一棵棵树,整个市场经济就是一片茂密的森林。只有企业兴,市场才会旺,经济才会强。更大规模减税降费,激发企业活力,能带动消费市场做大。”张连起对本刊记者表示。

阅读下一篇

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税务频道首页